當前位置:首頁 > 都市言情 > 我的絕色美女老婆
手機訪問

第1428章 施救

    再次聽到葉興盛的聲音,凌蓉蓉循聲望去,這才發現眼前的葉興盛,她臉上掠過一絲驚喜的表情,旋即,這一絲驚喜的表情,變成痛苦和憤恨。

    “葉興盛,你這是干什么?”凌蓉蓉不解地問道,當看到葉興盛所乘坐的是游艇,而且,游艇上只有他自己一個人,她微微地有些意外和驚訝。

    “凌總,你讓船長把船停下,我有話跟你說!”葉興盛大聲說。

    有話跟她說?

    凌蓉蓉心里一陣苦笑,都已經陌路人了,而且葉興盛將她的心傷得傷痕累累,這會兒,葉興盛縱然有再多再好的話,她都聽不進去。

    船上的大副就在身旁,凌蓉蓉臉色驟然變得冷峻,她轉身朝大副吩咐道:“掉頭給我把船開走,越快越好,我想見到這個人,我不要見到這個人!”

    大副是個五十多歲的中年漢子,他不知道,凌蓉蓉和葉興盛之間到底發生了什么。他只知道,眼前這個美麗的女人十分有錢,在登上這艘船的時候,她立馬就給船上所有的船員都發了一個很豐厚的紅包。

    而且,船是凌蓉蓉所包下來的,大副沒理由不聽她的話!

    當葉興盛以為,凌蓉蓉會把船停下給他一個說話機會的時候,卻見輪船掉頭,急速地朝前方開去。

    葉興盛十分不解,大聲喊道:“凌總,你這是干什么?我真的要重要的事兒要跟你談,你能不能把船停下來?”

    凌蓉蓉冷哼一聲,說:“葉興盛,別以為你是副市長就了不起,在我眼中,你這個副市長算個球!你沒資格跟我談話!”

    沒資格?

    葉興盛一陣苦笑,大富婆能不能別這么傲嬌

    都已經追到這兒,葉興盛不想半途而廢,而且,他性格中有不達目的不罷休的犟勁,旋即命令船長發動快艇,追趕凌蓉蓉的船。

    管理天元水庫的公司,國家每年下撥的資金有限,這艘快艇已經使用有些時日,很不巧的是,這會兒,快艇出了故障。

    當船長滿頭大汗將故障排除,凌蓉蓉所乘坐的輪船已經沒了蹤影。

    說跑就跑,凌蓉蓉火氣不要這么大,她這是上哪兒去了?

    山不轉,水在轉!

    繞著莽蒼的大山,轉了好幾次,葉興盛終于又發現了凌蓉蓉的輪船。

    論速度,輪船自然比不上快艇,葉興盛讓船長加快速度,很快又逼近凌蓉蓉所乘坐的輪船。

    “凌總,能不能給個機會?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兒跟你說!”葉興盛揮舞手臂,大聲喊道。

    不知道為什么,凌蓉蓉心里略過一絲淡淡的喜悅,心里喜歡一個人,當這個人對她強追猛打的時候,她心里免不了高興!

    只是,她心中更多的是憤怒和感傷,這一絲高興很快被埋沒!

    凌蓉蓉臉色一沉,嬌聲喝道:“葉興盛,你怎么這么無恥?我是你什么人?你追趕我干嘛?你怎么陰魂不散,你?”

    “凌總,你這會兒罵什么,都隨你的便,但是,你能不能把船停下來?我真的有重要的話要跟你說!”葉興盛朝凌蓉蓉投去真誠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你有話跟我說,可是,我不想聽!聽明白了嗎?你給我滾!”凌蓉蓉厲聲喝道,見葉興盛非但沒有離去,反而讓人把快艇開過來,她又氣又急,轉身沖大副命令道:“加快速度,把船給我開走!”

    水庫的船長,跟駕船航行在大海里的船長不一樣,經驗和技術都很差。恰好,這個船又是剛應聘到公司沒多久,對天元水庫水域的情況一點都不了解。

    得到命令之后,船長急速地掉頭想要把船開走。

    卻不料,船觸到暗礁,砰的一聲巨響。

    站在船頭的凌蓉蓉一點都沒防備,巨大的慣性作用之下,她身體一個趔趄,竟收不住身子,撲通一聲,掉進水里。

    那時,大副已經進入駕駛室,凌蓉蓉身邊沒有一個人,她掉進水里,船上沒人知道。

    身為天元水庫經營改制工作領導小組組長,葉興盛對水庫還是比較了解的,他知道,水庫很深,如果不及時施救,凌蓉蓉會沒命的。

    來不及多想,葉興盛縱深撲通一聲,躍入水中,劃臂奮力朝凌蓉蓉游過去。“凌總,別怕,來救你!”

    身為大總裁,凌蓉蓉平時住慣了五星級酒店,而五星級酒店一般都有泳池,凌蓉蓉是會游泳的,但她的游泳技術不是很好。

    茫茫水庫跟泳池自然是不一樣的,她奮力地游著,嘴上罵道:“葉興盛,誰要你過來?你給我滾!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,這筆賬,回頭我再跟你算!”抬頭往上,大聲喊道:“救命啊!”

    葉興盛沒再說什么,氣沉丹田,將全身的力量灌注到雙手和雙腳上,奮力游過去,很快來到凌蓉蓉身邊。

    那時,凌蓉蓉使勁地蹬雙腳,已經精疲力盡。見到葉興盛,她仿佛間到救命稻草似的。然而,心里已經把葉興盛當成陌生人甚至仇人,她哪里好意思朝葉興盛伸手?

    救人要緊,葉興盛已經顧不上和凌蓉蓉的恩怨,他把手伸過去,抓住凌蓉蓉bái nèn的小手,將她背在身上,朝輪船游過去。

    “葉興盛,你放開我,誰要你背我了?你知不知道,你比豬還臟?你快點放開我!”凌蓉蓉粉拳狂掄,雨點般,噗噗噗地打在葉興盛的后背,卻不知道為什么,沒有使盡全力。

    葉興盛非但沒有感到疼痛,反而感覺凌蓉蓉好像在給他做按摩似的,十分舒服。

    “凌總,不管你和我有多大的恩怨,我都要救你!你能不能消停點?你知道救人者最害怕的是什么嗎?是被救者‘死纏爛打’,死死地揪住不放,這樣的話,施救者無法放開手腳游泳,其結果是,兩人一起死!”葉興盛大聲說。

    “我呸!誰跟你一起死?我寧愿跟豬一塊死,也不要跟你這個骯臟的男人一塊死!”櫻桃小嘴是這么罵,潛意識里,凌蓉蓉身體貼著葉興盛結實的后背,竟覺得,有說不出的溫暖和厚實。

    葉興盛今天穿的是一條白色的襯衫,這條白色的襯衫打濕之后,結實的肌肉若隱若現,伏在背后的凌蓉蓉看了一眼,頓時想起,那天晚上設計擁有葉興盛的經過,竟抑制不住地微微激動,這個男人對她的you huo力還是這么大。

    只是,這個男人已經不屬于她,他再好也是別人的。

    當初,在背叛葉興盛之前,她可是努力控制過自己,要自己別對葉興盛有非分之想,可是,她做不到。她是迫于無奈,才對葉興盛“下手”的。

    船上的船員這時候已經發現凌蓉蓉落水,船長已經把船給停下,幾個人奔到船舷邊,密切地關注著葉興盛的救人舉動。

    一名船員拿來一個救生圈,拋到水里給葉興盛。

    葉興盛游泳技術非常好,救生圈對他來說,根本沒用。非但沒有用,反而還成了累贅。他將救生圈推到一邊,繼續朝輪船游過去。

    船上的船員見狀,趕忙拋下來一條手腕粗的繩索。

    凌蓉蓉抬頭見船員正在邊上觀望,毫無疑問,這個時候,就算葉興盛不救她,船上的船員也會下來救她的。

    好面子的她,繼續像剛才那樣,掄起粉拳往葉興盛肩膀連連招呼:“葉興盛,你放我下來!誰要你這豬身子碰我?你個骯臟的男人,離我遠點!”

    因為船上有人在觀望,凌蓉蓉這次下手重了一些,葉興盛感到有些疼痛,心里有些窩火:“凌總,你能不能消停點?你這么揮動手臂打我,難道你覺得,你妹妹跟著晃動很雅觀嗎?”

    凌蓉蓉一愣,她身上穿的裙子本來就很薄,被誰打濕之后,貼在身上,根本藏不住身子。她再這么揮舞拳頭,那絕對會讓輪船上的人占眼睛上的便宜,于是,頓時收手,卻是火氣更大了,歇斯底里地嬌喝道:“葉興盛,我要殺了你!”

    “行,要殺要剮,隨你的便。可是現在,我抓住繩子了,上面的人要將咱們倆拉上去,麻煩你抱緊我。不然,你掉到水里,喝水庫里的水了。水庫里的水,味道可沒開水好啊,而且也不衛生!”葉興盛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你滾!你個豬身子,要我抱你?做夢吧!”凌蓉蓉怒道。

    憑感覺,葉興盛知道,凌蓉蓉此刻真的沒有抱他,頓時有些無奈:“凌總,你這是拿自己性命開玩笑呢?我沒跟你開玩笑,你不抱我,待會兒上面的人拉繩子,你真會掉下去的!你抱不抱?”

    “不抱!你個骯臟的男人,比豬還臭。想要老娘抱你?去死吧你!”凌蓉蓉罵道。

    葉興盛仍然沒有感覺到,凌蓉蓉抱緊他,心里一陣苦笑,這富婆ěi nu性格還真犟。為了面子,她真是寧愿死都不抱她,真是奇葩!

    “我數三聲,你不抱的話,后果自負了!一”葉興盛倒數起數來。

    然而,三聲過后,凌蓉蓉還是沒抱緊他,上面的船員都有些捉急了,大聲喊道:“喂,你們倆準備好了沒有?準備好了,我就將你們倆拉上來!”

    “凌總,聽到沒?不是我故意想讓你抱我,而是,為了活命!你到底抱不抱?”葉興盛問道。

    “不抱!打死我都不會抱你這個豬一樣臭的男人。葉興盛,我不需要你救我。你放開我,上面的人會下來救我的。你別自作多情!”凌蓉蓉罵道。

    “老子就自作多情,怎么著?”葉興盛已經不耐煩,他把手伸到背后,將凌蓉蓉拽到跟前,雙手將她緊緊地抱在懷里,然后,抬頭朝上面的船員大聲說:“準備好了,你們拉吧!”

    被葉興盛這么緊緊地抱在懷里,凌蓉蓉感到一陣溫暖,葉興盛身上散發出來的男人氣息,使她感到一陣眩暈。

    這不正是她日思夜想得到的嗎?她有種做夢的感覺,甚至神思都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不過,她很快把思緒拉回到現實,想起自己章子梅對她的羞辱,想起在葉興盛那里得到的感情傷害,一絲怒火涌上心頭!

    粉拳再次揮舞,噗噗地打在葉興盛胸膛:“葉興盛,你個大混蛋,放開我!”

    如此緊緊地抱著凌蓉蓉,胸前的不一樣感覺,葉興盛卻無心去體會,他是真心想救人才如此抱著凌蓉蓉,絕不是有什么其他的念頭。

    “凌蓉蓉,你鬧夠了沒有?你真那么恨我,干脆張嘴咬破我的喉嚨,把我給殺了得了!”葉興盛雷霆般怒吼道。

    從小到大,男人都是對她俯首稱臣,哪里有人敢這么對她大聲怒吼?凌蓉蓉又生氣,又委屈,竟不再打葉興盛,雪白的貝齒緊緊地咬著紅潤的下唇,眼里有淚花和怒火在閃爍。

    卻沒有叫喊,將美麗的臉蛋別過一邊,不再看葉興盛。

    見到凌蓉蓉眼里的淚花,葉興盛的心頓時軟了下來:“凌總,對不起!剛才,我不該對你大喊大叫,可是,我沒別的意思!我只是怕你掙扎,萬一咱們倆掉到水里,可就麻煩了。人的體力是有限的,要是掉到水里,我不一定還有力氣!”

    “葉興盛,你給我閉嘴!我不想跟你說話!”凌蓉蓉丟給葉興盛一個白眼,旋即別過頭,不看葉興盛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閉嘴還不行嗎?”葉興盛也不再說話,就這么緊緊地抱著凌蓉蓉,讓船上的人把他們倆給拉上去。

    上了輪船,葉興盛剛松開凌蓉蓉,凌蓉蓉不經意地看了一眼自己雪白的右臂,突然一聲尖叫,然后,暈死在葉興盛懷里。

    葉興盛十分驚訝,好端端的,凌蓉蓉為何尖叫暈死過去?她這是怎么了?

    順著凌蓉蓉的目光看過去,葉興盛禁不住啞然失笑,凌蓉蓉雪白的右臂上有一條拇指粗的螞蟥,此螞蟥正死死地叮著她," xi"她體內的血液。

    渾身發紅,濕漉漉,黏糊糊,這玩意兒,別說凌蓉蓉,就是葉興盛自己也心里發怵。

    “房間在哪里?”葉興盛在問清楚房間的方向和位置后,抱著凌蓉蓉快步來到房間,他將凌蓉蓉放在柔軟的床上,再將她右臂上的螞蟥給摘下來。

    “凌總,沒事了,你醒醒!”葉興盛輕輕地搖晃凌蓉蓉。20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          本書籍由天書吧搜集整理,更多好看的書籍請訪問:http://www.cfntqb.tw
三分彩攻略